《极限碰触:舞动的软管、云母立方、电炉上的水滴、无题(彩虹/水的作品)》,古斯塔夫·梅茨戈尔(1926-2017年)。一系列装置与混合媒材,尺寸可变,1968年/2017年。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现场图,2017年

 

“极限碰触”是一系列运用了压缩空气、水、热量和光所展开的动态艺术实验,它的第一次实施发生在1968年的斯旺西大学学院化学工程系崭新的过滤实验室中。这些实验室中的实验被转化成一系列动态艺术作品,包括“舞动的软管”、“云母立方”、“电炉上的水滴”、“无题”。艺术家在这些作品中使用了塑料管、水晶云母片、液氮、水、实验室电路、压缩空气,来探索一系列决定我们生存方式的科学法则。一滴滴水消失变成蒸汽、塑料管在压缩空气的干预下“活”了起来,疯狂地跳舞,迷雾的影子里释放出彩虹的颜色,这些都挑战了人类的感知,和我们经验中的真实。

古斯塔夫·梅茨格尔不仅仅是战后最重要的前卫艺术家之一,也是一位反资本主义和倡导环保的不懈的活动家。在1959年,他因为第一次提出“自毁艺术宣言”而著名,这份宣言直接针对正在将人类引向毁灭的社会和政治情况。作为对战争的回应,自毁艺术探究事物自我伤害的情景,在破坏的过程中,艺术实现自动创造。作为一个坚定的科学主义者,他认为自我毁灭和自我创造的艺术需要与科学研究直接相关。梅茨格尔以“极限碰触”这件作品回应了宇宙中理性但又神秘的规则,让我们发现生态其实是由创造和毁灭所构成的连续事件。


古斯塔夫·梅茨戈尔(1926年—2017年)是一位曾经生活并工作于伦敦的艺术家,出生在纽伦堡的一个波兰犹太人家庭。在1945至53年间,在剑桥、伦敦、安特卫普与牛津学习艺术。至1958年,梅茨戈尔开始介入反资本主义、反消费主义运动及核裁军运动,由于鼓励大规模非暴力反抗而遭到短期监禁。梅茨戈尔的整治行动主义为他发表于1959年的首个艺术家宣言提供了基础——“自毁艺术”,他将其形容为“令人绝望的最后一个颠覆性的政治武器…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一次攻击…”自毁艺术力图反思社会和政治制度,梅茨戈尔认为这是朝着彻底消除迈进。65年以来他实践的核心是一系列对抗但互相依存的作用力,比如毁灭与创造。他在尼斯现当代艺术博物馆(2017)、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(2016)、伦敦泰特英国馆(2016)、墨西哥城尤麦克斯博物馆(2015)、波兰托伦当代艺术中心(2015)、新柏林艺术协会(2015)、奥斯陆美术馆与艺术家中心(2015)、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(2014)及伦敦蛇形画廊(2009)举办过个展。

国家

英国

分享